美国泛滥的制度原因

  新华网北京8月24日电 中国人权研究会24日发表《美国痼疾难除的暴力严重践踏人权》一文,揭露美国在暴力方面长期存在的严重人权问题,指出美国在人权议题上的双重标准和虚伪实质。

  文章说,尽管暴力严重威胁民众生命安全,但美国一直无法解决这个问题。美国暴力痼疾难除,同美国特殊的社会政治制度有直接关联。

  第一,美国僵硬的宪法规定使得全面禁枪无法实现。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规定,“纪律严明的民兵乃保障自由国家的安全所必需,人民持有与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容侵犯”。这条宪法修正案制定于1791年,反映了刚刚通过独立战争从英国独立出来的北美人民的愿望,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当时美国人的实际需求。正是在民众普遍拥枪的背景下,北美13州人民才开始武力反抗英国殖民统治,组建以民兵为主体的“大陆军”,并最终赢得独立。这种特殊的历史经验使得美国人相信,持枪权是一项至关重要的权利。这项规定对美国政治生活产生了重要影响。美国44个州的宪法中都明确规定要保护公民持枪的权利。

  但是,随着威力的不断增强,随着城市化造成的人口密度增加,私人普遍拥枪的负面影响日益显现。世界各国普遍承认,私人持枪不利公共安全。私人普遍拥枪同暴力有直接关系,会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和暴力犯罪现象增加。绝大多数国家都对私人持枪采取严格控制的政策。美国宪法规定的持枪权已明显不符合现代社会需要。事实上,多年以前美国社会就认识到了持枪权的负面影响和泛滥的危险性,并探讨通过修改宪法实现禁枪的可能性。然而,修宪在美国门槛很高,且过程复杂、漫长。在美国持枪文化深厚、持枪人口众多和利益集团势力强大的情况下,试图通过修宪禁枪,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实现宪法禁枪的另一条可能途径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对宪法重新进行解释。事实上,历史上许多宪法条款都经由联邦最高法院的重新解释解决了滞后性问题。然而,美国社会对宪法第二修正案一直存在不同解读。一种观点认为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的是公民个人权利,另一种观点认为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的是集体权利,因为该条款中的“民兵”组织是一个集体。在历次问题争论中,自由派都把集体权利论作为控枪的理论根据,希望联邦最高法院通过这种解释控制泛滥现象。但是,2008年6月联邦最高法院对赫勒案的裁决却让自由派的希望灰飞烟灭。在这个裁决中,联邦最高法院认定,持有和携带是一项“天赋”人权,公民个人有权拥有和使用,地方政府制订控枪法律是违宪行为。2010年6月,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进一步裁定,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中有关公民享有持枪自由的条款同样适用于各州和地方法律,从而将个人持有的权利扩大到整个美国。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这两个裁决彻底消除了通过释宪禁枪的可能性。

  第二,美国政党政治的弊端使控枪努力停滞不前。由于美国禁枪无望,所以只能想办法管控,即从购买方式、购买资格以及流通的类型、登记和管理等方面做出限制性规定。但是,即使这种对个人拥枪的有限约束,也遇到重重阻力。近几十年来,美国政治“极化”现象严重,两党对立加剧。两党核心选民团体在这个问题上的主张截然对立。支持管制,主张实行更为严格的管制政策,共和党则反对管制。管控已成为总统和国会选举的主要议题之一,并已成为决定竞选成败的重要因素。克林顿政府时期,美国国会通过《联邦攻击性武器禁售令》,明确禁止在民间出售19种攻击性较强的半自动枪械以及10发以上的子弹夹,在控枪问题上取得一些进展。奥巴马政府时期,鉴于美国枪击暴力案件居高不下、校园枪击等恶性案件频繁发生,参议院人提出管理修正案,要求将购枪背景审查范围扩展到展销会和网上购枪领域。尽管该法案得到90%美国人的支持,但还是在2013年被参议院否决了。事实上,奥巴马政府推动的控枪法案全部铩羽而归。在此背景下,2016年1月,奥巴马政府不得不绕开国会,用发布行政命令的方式管控,规定禁止精神病患者持有,要求经销商持证上岗,加强购买者的背景审查。但是,随着共和党政府上台,奥巴马政府这些微弱的控枪措施也无法得到保持。

  由于受到美国选举政治支配,近年来对管控的立场持续软化,因为严格控枪政策不利于选票最大化。克林顿政府时期,在1994年中期选举中丢失了参众两院控制权,政府坚持通过了两个控枪法案成为失去大量选票与资助的主要原因。戈尔在副总统任上曾经以参议院院长的身份投票支持一项管制法案,这使他被视为反对持枪者,成为其最终在总统选举中落败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些活生生的教训使在管制问题上态度变得摇摆不定。一方面,他们不敢明确支持管制,因为激进的控枪政策会丢失大量选票;另一方面,他们更不敢反对管制,因为这会失去传统选民。在问题上的立场开始变得有些模糊。为了争取更多选票和政治献金,一些参选公职的政治人物甚至不敢要求严格控枪,更不敢要求全面禁枪。

  共和党一贯支持持枪权,反对严格管制。共和党执政时期,美国通常会放松管制。里根政府时期,国会于1986年通过《武器拥有者保护法》,大幅放宽对销售者和购买者的限制,将联邦政府部门对的检查限定为每年一次。这个法律极大强化了美国的持枪权,是美国管制方面的严重倒退。小布什政府时期,《联邦攻击性武器禁售令》10年期满,国会拒绝重新进行审议,致使法案最后自动失效。

  当前的共和党政府支持私人持枪自由。2017年2月,共和党控制的参、众两院废除了奥巴马政府发布的一项行政命令。该行政命令禁止患有某些严重精神疾病的患者购枪,要求精神疾病患者的医疗保险商向联邦调查局提交相关身份信息以供购枪许可审核。2018年4月,美国副总统彭斯出席全国步枪协会年会并发表讲话说:“总统和我都问心无愧地支持宪法第二修正案。本届政府不会侵犯人民拥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鉴于严重的校园枪击事件,2018年3月,佛罗里达州参议院通过一项允许教师在校园内携枪的法案。随后,美国联邦政府也提出类似的计划,要求通过武装学校教职员工来阻止校园枪击案的发生。根据共和党一贯反对控枪的立场,有理由相信美国未来会进一步放松管理。美国解决泛滥问题的前景十分渺茫,暴力和枪击伤亡事件恐怕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共和党拥护持枪权的立场不但影响国会立法,而且影响到联邦最高法院裁决。2010年,共和党支持者占多数的联邦最高法院对麦克唐纳案做出裁决,判定美国公民在全国各州各市都可以依据宪法赋予的权利拥有,即持枪权适用于全国。这个裁决生效后,美国的管控水平大幅后退,一半左右的州修改原有法律,以便允许拥有者在大多数公共场所公开携带。随着伊利诺伊州于2014年1月5日正式实施隐蔽持枪法,隐蔽持有和携带武器在美国50个州全部合法。隐蔽持枪法规定,除禁止民众在政府大楼、学校、医院和公交车等公共场所携带或者持有外,获得持枪证的人可以在任何地方隐蔽携带,这就意味着会有更多的出现在大街小巷。费城、洛杉矶、旧金山等20多个机场允许有许可的人携带到安检口。在得克萨斯州北部的学校,校方允许教师携带到校。田纳西州、亚利桑那州、佐治亚州和弗吉尼亚州允许在酒吧里携带装有弹药的手枪。还有另外18个州允许在提供酒精饮品的饭店里携带武器。

  第三,利益集团是美国控枪的最大阻力。美国控枪难有成效,除了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持枪文化这个因素以外,还有利益集团因素。如果说法律因素是“表”的话,利益集团因素则是美国控枪难问题的“里”,是主要原因。美国的制造、买卖和使用已形成庞大产业链,涉及庞大利益。根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2015年报道,美国的和弹药制造业年收益达135亿美元,和弹药商店平均年收益31亿美元,实际盈利达到4亿7840万美元,制造和销售行业缴税总额达到20亿美元,雇佣26.3万全职员工,仅正式登记的武器销售点就有10万个之多。美国和弹药行业的总体经济影响估计达429亿美元。反对管控的协会组织是行业和持枪者利益的代表,在控枪议题上拥有强大影响力。在美国,反对控枪的利益集团有全国步枪协会、全国持枪者协会、全国射击运动协会、全国权利协会等12个组织。这些利益集团为美国总统选举和国会选举提供大量政治捐款,仅2010年至2018年期间就通过政治行动委员会捐款1.13亿美元。全国步枪协会是美国主要的反控枪组织,创立于1871年,有500万会员,其中包括实力强大的生产商和经销商。该组织的宗旨就是反对管制,具体的活动方式包括开展拥枪宣传、组织反控枪行动、进行院外游说和政治捐助等。全国步枪协会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院外游说组织,每年运营经费高达2.5亿美元,竞选年份经费更多。根据有关统计数据,全国步枪协会在2016年总统选举中捐出政治竞选资金5440万美元,其中3000万美元捐给了共和党候选人。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统计,目前美国国会两院的535名成员中,有307人要么直接从协会及其附属机构处获得过竞选资金,要么就是从协会的广告活动中受益。全国步枪协会向国会议员捐出政治献金,数额较大的20笔都流向共和党籍议员。近年来,以全国步枪协会为代表的美国反管制利益集团取得了巨大成功,几乎封杀了所有控枪法案,使美国管制更加宽松。

  第四,泛滥同美国警察过度使用现象有相当关系。美国警方在执法过程中滥用现象非常严重。警察常常暴力执法,在执法过程中往往以被执法对象疑似持有等武器为由过度使用枪械,造成大量人员伤亡。2017年,美国警察枪杀987人。在被警察枪杀的人中,有很多是无辜者。《华盛顿邮报》报道,截至2016年7月8日,在半年多一点时间内被美国警方枪杀的509人中,至少有124人是精神疾病患者。枪杀平民却极少被追究刑事责任,每年有约1000名平民被警察射杀,至少致死400人,但在2005年至2016年的10多年里,只有77名警察因此而被指控犯有过失杀人罪或谋杀罪,平均每年仅为7.7人,并且绝大多数都被免予起诉。2015年前5个月,美国警察枪击致死人数达385人,平均每天致死超过2人。而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这期间被起诉的警察只有3人,还不到总数的1%。这种情况引起很大社会反响。2015年,射杀17岁非洲裔男孩麦克唐纳的芝加哥警察,迟迟未被起诉,公众为此举行抗议游行。该警察之前曾遭20项投诉,居然未受到任何追究。

  文章指出,由于上述根本性的制度原因,美国问题看不到解决的前景。美国深陷泥淖,在管制方面进退两难,充分反映了其所谓的自由民主制度遭遇困境。美国政治制度不能解决个人自由与公共安全的矛盾,无法维持两者之间的平衡。当天平向个人持枪自由过度倾斜、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威胁公共安全时,美国政府无力纠正,任由事态持续恶化。“美式民主”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出路,因为美国民主的根基是竞选,而竞选离不开金钱。利益集团通过金钱捐赠获得政治影响力,阻止政府控枪。同时,候选人为了争取拥护持枪权的选民的选票,常常迎合他们。另外,美国党派政治已经渗透到号称独立的国家司法机构——联邦最高法院,使联邦最高法院面对管制问题时陷于分裂。管制问题折射出美国政治制度的根本困境,宣告美国自由民主走进死胡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