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教育局召开暑期干部学习会 朱达深度对话“自

  8月20日至22日,市教育局召开主题为“新时代教育人的使命与担当”的暑期干部学习会。

  学习会邀请宁波市纪委常务副书记、市监委副主任印黎晴作专题讲座。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李政涛,上海市商贸旅游学校校长、上海市特级校长李小华分别带来“人工职能时代的学校变革与教师发展”、“构建平台型学校的战略思考”的主题讲座。

  会议期间还举办了校长论坛,宁波中学校长邵迎春、宁波市惠贞书院校长杨云生、宁波市鄞江中学校长马明康、宁波市甬江职业高级中学校长陈疆雷、宁波市鄞州职业高级中学校长陈定定、宁波市学校装备管理与电化教育中心主任夏宏祥一一分享了经验、交流了想法。

  市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朱达与在座的直属学校校长、直属单位负责人、相关处室负责人探讨教育的“责任”与“未来”。

  “各地要加大查处力度,坚决遏止。因为师德师风出问题了,育人就会出问题。”师德是这个会议第一关键词。

  朱达说:“师德师风是评价教师队伍的第一标准。第一标准,就是学术水平再高、教学能力再强,师德师风不好,也不合格,也不能算好老师。

  的确,近年来,宁波市涌现出一批如援疆教师姚仁汉、最美摆渡人张翎飞等优秀教师典型,还有像鄞州区支教奶奶周秀芳,很好地展示了宁波教育的形象,整体上在师德师风方面是过硬的。每年的感动中国、全国道德模范、五一奖章等各类评比中,都有一大批人民教师。

  “我们宁波有十一万教师,个别教师师德师风不正,这也是难免的,但主流绝大部分都是好的。前段时间,我们评出了首批500位‘四有好老师’,目的就是要大力弘扬师德师风、弘扬尊师重道,要抓好这支队伍,引导这批老师发挥引领示范作用。”

  朱达透露:接下来,宁波要建立完善师德师风评价机制,明确教师教育教学行为规范,研制教师对学生失范行为进行合理惩戒的具体办法。在教师资格准入、招聘考核、职称评聘、推优评先、表彰奖励等一切环节,都要突出师德把关,严格执行师德“一票否决”,对于个别“害群之马”,态度要明确,要坚决清除出教师队伍。

  他说: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要坚守心中美好,将真善美传递给一代代学子,要把每次讲课都看成生命的一次绽放,把学生放在心中的最高位置。教师要将桃李满天下、春晖遍四方当做最大荣耀,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代更比一代强当做最大幸福。另一方面,我们要讲师道尊严。最近新闻媒体对于教育惩戒权问题报道的比较多,有人说教师是跪着教育,要站起来。我们要为老师撑腰,杜绝校闹。否则的话,做教师提心吊胆的,做教师不敢批评学生,我们的下一代还有什么用?“当然,要求老师严格约束自己,并不是要他们做‘苦行僧’。要建立健全教师待遇保障机制,建立完善中小学教师与当地公务员工资同时间、同幅度调整的长效联动机制,探索职业院校教师社会服务再分配机制。在绩效工资分配上,要注重向一线倾斜,要适当拉开差距,让广大教师安心从教,无后顾之忧。”

  “去年的全国教育大会对劳动教育格外重视,要求加强劳动教育,让学生在实践中培养成劳动习惯,学会劳动、学会勤俭。宁波第一时间出台政策,要求学生参加一些力所能及的劳动,但一些家长不理解,认为挤压了学习时间。朱达痛心地说,“现在小胖墩、小眼镜问题这么严重,让学生掌握体育运动技能,磨炼坚强意志,这是非常必要的。特别是男生,应成为男子汉,在体育活动中,碰破点皮,崴着了脚,应视为是常见情况,不必大惊小怪。”

  “孩子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最终还是你们的。因为学生在学校只有三到六年,是会离开学校的。眼睛不好,体格不好,品德不好,将会跟随孩子的一生。所以我建议家长让孩子锻炼、让孩子多参加劳动……”他说,“我希望校长们、教师们能保持一份清醒、一份定力。我们的教育,要按照习总书记所要求的,一是要在坚定理想信念上下功夫、二是要在厚植爱国主义情怀上下功夫、三是要在加强品德修养上下功夫、四是要在增长知识见识上下功夫、五是要在培养奋斗精神上下功夫、六是要在增强综合素质上下功夫。

  “我们说教育是个美好的事情,但是因为过度强调考试,把这种美好破坏了。考试选拔,这个跟我们国家几千年来的封建社会选拔制度是有关联的。从隋炀帝时代就开始科举考试了。”朱达说,“长期来各级政府和教育行政部门对学校实行行政化管理与考核,学校难以完全遵循教育基本规律办学,所以校长往往是管理家,而非教育家。前段时间,有一位县市区的校长告诉我他压力有点大,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当地相关领导问‘今年毕业生考进北大清华有几个’。当下,地方政府对学校办学的关注点往往在两个方面,一是安全稳定,二是升学率和重点率。这种考核无益于推动学校潜心营造良好的育人环境。”

  反观当下,传统的社会观念在今日中国依然非常强大。学而优则仕的价值取向根深蒂固,重脑力劳动、轻体力劳动,不同社会群体间的职业歧视依然广泛存在。接受不同类型不同层次的教育,往往是今后从事职业的一个分水岭。社会上各单位用人“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现象盛行,一些单位对研究生求职甚至还追查本科出身。这一方面反映了选人方法的落后,另一方面也说明传统等级观念的影响深远。全社会尊重个体、尊重劳动的氛围还没有形成,按身份划分圈子、划分层次的做法仍大行其道。

  他认为,我们要彻底摒弃单一注重升学率的考核评价模式,不以分数论英雄,切实将立德树人落实情况作为重要的考核指标,综合评价学校办学水平,让有情怀、懂教育的校长有机会施展抱负,创新育人模式,办出学校特色,全面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推进育人方式、办学模式、管理体制、保障体制改革,建立促进学生身心健康、全面发展的长效机制。

  同时也呼呼社会要树立大人才观。高学历的创新型人才与业务精湛的技能型人才都是经济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支撑力量,人才不论出身,不分职务。用人单位不能任意抬高学历门槛。要打造风清气正的办事环境,打破阶层利益,消除圈子特权,让公民在各项公共事务中受到公平对待。要加强社会保障体系建设,提高企业职工社会保障水平,解除广大劳动者后顾之忧。

  朱达说:对于普通高中来说,要在优质、特色上下功夫,多样化有特色发展是大方向,要找准办学定位,科学规划学校发展,准确判断方位,并根据内外部环境的要求来确立自己的发展目标和任务,主动将规划付诸行动、付诸实践,咬定青山不放松,一张蓝图干到底。

  据悉,接下来,宁波实施特色升级、创新素养提升、校际协同、质量提升、教研支撑等工程,将为创新人才搭建成长平台,深化中考中招改革和分配制度改革,强化教研和教育视导工作,建立教育质量监测制度,发布学校年度发展报告,努力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着力破解学校发展难题。同时加大拔尖创新型人才培养力度。

  “要狠抓教学管理,坚定不移地以教学为中心,抓好提高教学质量各环节的有效管理、指导,抓好课堂教学质量的研究,以管理和科研的双轮驱动,为大学培养输送优秀人才。同时,参加经国家规定的相关竞赛和培训”朱达提出。

  对于职业高中,他则表示:要以提升现代工匠培养质量为目标,全力抓好校企双元育人。要探索建立校企“联合招工招生”、“双轨训教”等双元育人模式,争取现代学徒制参与专业比例达到30%以上。要进一步完善“学赛训”技能教学互促机制,将人才培养、赛事激励、教学评价相结合,深入开展教学诊改,建立人才培养和质量诊断的数字化平台。今年,宁波在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中继续在全国保持第一方阵。在浙江省“面向人人”技能比赛中总成绩位列全省第一,创5年来最好成绩,非常不容易。同时,要加强双师型教师建设,建设中职名师(大师)工作室,培育一批具有专业领军水平的“双师双能型”教学团队。

  近几年,有一大批德才兼备、年富力强的优秀干部走上了各级领导岗位。整个校级领导和中层干部队伍的年龄结构、知识结构和整体素质有了明显的改进和提高。

  “应该说,这支队伍整体上是强有力的,是讲担当能作为的,但还有很大提升空间。”朱达说,“比如,有的干部在落实上级重大决策部署方面,没有勇挑重担、锐意改革,真正涉及到课程、教学等核心环节时,喜欢强调客观困难,习惯“新瓶装旧酒”;有的干部在推进重点和难点工作方面,没有敢于碰硬、直面矛盾,明明知道本校个别教师的家教情况,不敢啃硬骨头,等着教育局来查处来“收摊”;有的学校在干部教师管理监督方面,没有从严要求、依规管理,个别校领导注意力不够集中,忙于本职工作以外的事情。

  朱达勉励各校校长:“要善于把学校管理放在经济社会发展的宏观形势、教育改革发展的基本趋势和民意民声反应的需求态势中来谋划考量,跳出教育看教育,因势而谋、顺势而为,格局要大,在关键问题上要有自己的理解和思路,要沉下去。不能固步自封,也不要妄自菲薄,眼睛要向前看,多学习北京、上海等教育先进地区的办学理念,多角度、多层面分析问题,有效推动学校改革发展。强化人本管理,心里要始终装着学生和教师,严管厚爱、宽严相济,做到真心相待、坦诚相见,既要讲原则,又要有人情味,关照每位成员的努力和成长,努力形成广大师生广泛认同的办学愿景。要重视年轻后备干部队伍建设,加强对青年教师的培养锻炼,把他们放到有利于其成长和发挥作用的工作岗位进行培养锻炼,通过早压担子、多压担子,在实践中磨炼自己,加快成长。”

  市教育局领导班子成员、机关各处(室)负责人,各直属学校正副校长(书记)及直属单位正副主任(书记),有关民办学校党政主要领导参加学习。